首页 > 投资俱乐部
从“下行”与“上进”中分析当前经济形势

   中华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王忠明

  关键词是两个,一个是“下行”,还有一个“上进”,这两个词不完全是对应的,所谓“下行”主要在经济增长的范畴内讲,我非常赞成今天的主题,新希望·新挑战。我感觉从经济增长,经济下行现象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更多的不仅仅是经济范畴的含义,经济社会发展应该更加扩大一点,所以我还是很乐观地来跟大家汇报我在这方面的感受、想法。

  现在在经济领域当中,不管是学者还是实际工作部门的有一个共识,都认为我们现在面临经济下行,经济压力很大,有的很忧虑,认为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有几分紧张。从宏观管理部门来说面临新的变化,在国际社会中唱衰中国经济的论调又重新泛起,认为要崩溃了。从各方面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确确实实处在一个经济下行的转折点上,我们知道十二五规划,预期年增是7%,而我们的经济增长在“十二五”之前,也就是近3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都在9.9%,甚至是两位数的增长。相对于这么一个高度增长来讲,我们现在确确实实是经济下行的格局。去年上一届政府我认为最勇敢的举措之一就是两会期间确定去年的经济增长是7.5%,最后执行的结果是破八,7.8,今年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后又延续了这样的感觉,今年界定7.5%左右。上半年执行的结果是7.6%,所以说从这一数据来看,确确实实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下行的阶段。

  为什么“下行”?为什么从两位数的增长,9.9%、8%以上的增长现在落到7.5%、7%空间当中来,这里面一定是有说道的,我把它概括为三个制约:一是自然增长率的规律性作用制约,所谓自然增长率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在特定的技术水平、产业结构、制度环境等等因素的决定下,不管你采用的是扩张政策还是紧缩政策,它呈现出或者完全呈现出它固有的增长水平,这就是所谓的自然增长率。我们30多年的增长,现在从高速增长快速增长逐渐地有所回落,从经济学规律角度来讲有自然增长率在起作用。

  二是粗放增长模式的负面影响所制约,在现有体制还没有彻底变革的背景下,我们的粗放经济增长的模式还是非常顽固的在起作用,我们不去讲“三高”,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特征,我们讲地方的融资平台所呈现出的金融风险,我们事实上也能看到,像浙江,浙江民营经济大省变成地方债务大省,2008、2009、2010年增1000亿以上,而且地方政府下沉到市县一级,杭州市2010年836.84亿,远远高于全国的总体比例。我们可以想像,现在的一些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以高负债率作为支撑的,而且里面有土地财政诸如此类的问题,所以潜伏比较大的金融风险、隐患。这种属于粗放增长模式,走不下去了。

  三是为世界经济环境趋紧的“新常态”所制约,国际金融危机出现之后,普遍的经济低迷,而且这个低迷将是长时间,虽然最近几大经济体都有略有复苏的现象,要回归到相当高端的增长水平恐怕还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因此也一定会影响到我们中国的经济增长,比如出口就受到很大的影响。我是非常不赞成说我们中国之外的经济是黑夜茫茫,不知何时分晓,而中国则是风景这边独好。这是忽略掉中国经济今天已经汇入经济全球化浪潮,我们的相互依赖已经越来越深刻了,我们不可能一枝独秀,即使是说我们今天影响小一点,我们自己的国内市场还有很大的潜力,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我们有周旋,有余地,但是一样有影响,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要更加客观地认识这个问题,这都决定了我们的经济下行是必然的。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今天我们的民营企业一定要清楚,快增长阶段的终结,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两位数增长,除非你又出现动乱,又出现大的灾乱、战乱,乱后重建,就像我们文化大革命濒临崩溃,然后有一个重建带来我们今天长时间的两位数增长,如果面临今天和平发展的年代再回到两位数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真正的拐点出现了,我们把它标绘为趋势性放缓,进入历史性转折,从原来的高速进入较高速、准高速、次高速、中高速增长的阶段,要求我们要主动调低增速,以适应客观变化趋势。我认为这一点我们民营企业要特别清晰看到这样的态势,从而来采取相应的企业运营的对策。

  即使出现这样的拐点,我认为也并不以为着中国经济变成走衰了,在很大的程度上,我认为它是一件大好事,为什么是好事,所以我用了“上进”两个字,从经济下行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社会,中国人在很多方面呈现出积极上进的取向,我把它概括为五个“上进”:

  一是观念更新之“上进”。在这样的经济下行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在舆论上从报刊杂志,包括《环球人物》、《人民日报》刊物看到的是什么?观念变革,观念更新。比如说机遇意识,我们以前更多的是从粗放增长追求速度的需求当中去寻求机遇,今天我们的机遇应该更多的是由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寻找自己的机遇,机遇意识已经转换,从高速增长到适度增长,平稳增长这一意识会越来越强烈,珍惜并延续“长发展周期”,什么叫“长发展周期”从1978年到现在就是长发展周期,到现在还没有结束,也就是所谓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为什么那么酷爱和平?为什么希望和平崛起、和平发展,我们就是希望能够让这样的长发展周期拉长,不要中断。千年不遇之变局,要倍加珍惜,因此国内我们对于政治上的诉求也是这样的,不肯出现大的动荡。包括要破除“快速依赖症”和“速度情结”,都是观念更新,要摆脱以“快”为上的惯性思维,现在动不动还是求快,最近中央领导在多次场合,包括在河北的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就郑重强调,今后考察地方业绩政绩不视为GDP,不是GDP至上,而是综合的。要确定“去高增长”观念,我们不能老是向往高增长、快增长,应该“去高增长”这样的思想应该更加确定。

  二是简政放权之“上进”,步伐非常坚定。按照以往的做法,当经济下行态势出现之后,我们着急的是政府投资,去年就有这样的议论能不能再掏1万亿,这样的想法出来之后马上受到了网民包括经济学界的批评,我认为这个是4万亿不经意之间给全国人民上了一堂经济学原理课。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不可能完全靠政府投资来拉动,还是要更多的是民间资本,还是要更多的是社会资本。在这一点上我是非常乐观的,坚定不移的简政放权向简政放权要生产力,向简政放权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已经看到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已经迈出坚实的步伐,在地方经济当中出现了一定的良性竞赛,有的省委书记提出来,本省要建设一个审批速度最快的政府,有的省进一步提出来,本省要建设一个审批项目最少的政府,这很棒。这样的简政放权我认为是给中华民族带来莫大的希望,凡是市场和企业能决定的,都要交给市场和企业,这就是坚定的市场经济意识。我们现在思考一下,哪些是市场和企业不能决定的?我觉得这个边界是要进一步疏理。

  三是深化改革之“上进”。本届政府组建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深化改革开放的力度非常大。以前成立一个商会、协会多难,必须要找到主管单位,现在已经传递信息了,民政部在研究细则实施方案无主管登记,以后按照规范组建商会、协会,不需要找主管部门,你符合规范,发起人数量到位,以及其他该有的章程都有,就到民政部注册登记就可以了,这就大大地能够发展社会生产力,实际上它也是我们的执政党和政府相关执政行政风险的一种分散。你以后出了问题首先商会去缓解,有了一道防火墙,有了一条隔离带这样多好,实际上跟经济改革本质上是一样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前天已经公布了,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它一点都不亚于80年代经济特区,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贷款利率管制放开了,存款利率管制的放开还会很远吗?对小微企业暂免部分税收等等,包括让民间资本参与组建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这些利好消息都是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做出来的,所以说我认为是非常“上进”,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出非常积极乐观的态势,我们没有理由忧虑。

  四是激活民间资本之“上进”。民间资本千万不要小看,认为就是个人发财致富的载体,民间资本能够创造一种真正的市场精神,亚当·斯密经典的语言,资本所有人可以说是个世界公民。因为资本无国界。在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里面,资本可以在本国也可以在国外,可以让外国资本进来,我们中国资本也一样可以进入其他国家,我认为这一点是非常强大的。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换届以后的地方党政领导对民间资本、民营企业、民营经济、非公经济抱有空前的热情,非常的重视和关爱。重庆孙政才书记讲,民营企业是市场经济中最富活力、最具潜力、最具创造力的力量,是繁荣城市经济的有力支撑。一个地区有“民”才稳、有“民”才富、有“民”才活,“新三民主义”,无“民”不稳,无“民”不服,无“民”不活。民营经济活则国民经济活,民营经济稳则国民经济稳,这一点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浙江夏宝龙书记说,民营企业是这片神奇土地上最具活力的生产力,广大浙商是浙江宝贵的资源和财富,都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说,民营企业是社会的企业、国家的企业,谁说我们的民营企业完全是个人利益,民营企业从注册登记,包括个体企业,个体户从注册登记的那一步开始已经具有社会属性,这里讲是社会的企业、国家的企业千真万确,我特别希望有人写一篇论非公有制企业的公有性。贵州赵克志书记说,环境是发展的生命线,民营经济是加速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要持之以恒地加强发展环境建设,下决心打破各类显性、隐形的束缚和制约,在市场准入、资源配置、税费政策、融资服务、法律援助等方面给予民营企业更大支持,让民营企业真正能够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激活民间投资,加速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推动我省民营经济占比不断提高,推动民营经济快速、健康、蓬勃发展。

  现在中央一级领导很清晰,地方省区市层次的领导也非常清晰,关键是在下面,所以我们在调研当中,民营企业跟我们讲,我们现在不缺好的政策,你看看又是非公经济36条老36条,促进民间投资36条,新36条,还有促进中央企业发展29条,小微企业29条。为什么还是“玻璃门”、“弹簧门”,所以民营企业有一些老板跟我讲,上面很好,下面好狠,弄半天到下面全走掉了,都变形了,扭曲了,而且潜规则到了给钱办事不给钱不办事。现在是给钱也不办事了,反腐的任务非常重。当然民营企业自己也要好自为之,我们意识当中,今后五年、十年将是我们的民营企业迎来又一个新的大发展,我们的奇迹将会成群结队地在民营企业当中出现。就像李书福吉利并购沃尔沃这样的奇迹,一定会在我们的民营经济板块当中层出不穷,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大量的丑事、坏事,坑蒙拐骗、假冒伪劣相当一部分也坏在我们民营企业手里。这也很可怕,所以我们的民营企业要避免去争当两院院士,不是进医院就是进法院。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判断在宏观经济层面上一定会越来越重视我们的民间资本,要进一步激活,要让我们的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去,你现在埋怨说政府投资太强势了,国有企业央企挤压你,你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我们最近接触到很多的案例,就是民营企业跟民营企业,到那时候没有埋怨了,埋怨你自己吧,你的德行不好能力不行,法人结构不完善,接班人没有选好,所以我们民营企业自身的叫德艺双馨,这方面的任务非常艰巨。

  五是回归理性之“上进”。我们想一想从9%、8%,现在到7.5%左右,我们挤压了5000亿到10000亿这样的空间,或者更多一点,我们挤出的是什么GDP?我们挤出的恰恰是“黑色”、“血色”、“水分”GDP,“三公消费”(月饼过度包装等)GDP。这样的GDP挤出去多好的事情,社会更加健康,能源资源的消耗更低了,多好。我们应该为此欢呼,忧虑什么?更何况在几大经济体当中,我们相比较起来,哪怕7%我们也依然是高速度,所以说没有理由悲观。它也是转型升级,我们喊了那么多年了,转变发展方式,转型升级大好时机来了,因为我们调研中发现经济增长为什么担心它下行下滑?是因为怕出现失业,在我们调研当中,现在我们的企业,在座的各位老板,你们担心的不是说就业岗位问题,我们担心的是招不到工人,是招工难。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这时候是调结构、转方式最好的时机,这个回归理性也表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我们的民营企业今天对于品牌建设越来越向往、坚定,有些刚刚注册登记的小企业问它你的愿景是什么?我要做一个知名品牌,很棒的。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真正的拐点不仅是经济下行,同时是伴随着积极上进,这种上进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所谓的品牌建设。我隐隐约约感到中国品牌的新一轮建设高潮可能会从我们的第一夫人的手提包开始,民族品牌。现在到首都机场候机厅,你看到满眼全是国际品牌,然而最让我感动的是有一家始终在那儿坚挺鄂尔多斯羊绒,总有一天在我们的首都机场以及其他机场,在那些奢侈品商店当中,会出现更多的中国血统,中国元素的知名品牌包括奢侈品。因此,我认为我们的民营企业对宏观经济的发展要有足够的信心。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来审视自己就显得分外重要,我非常赞赏《环球人物》杂志确定的今天的主题“新希望·新挑战”,是非常积极向上的。我认为我们的民营企业通过这一次调整一定会迈出更加坚实的“上进”步伐。(来源:促进会据速录整理)

 
  精华推荐
委员会领导应邀出席中巴建交65周年活动 委员会领导应邀出席中巴建交65周年活动
习近平讲如何落实 习近平讲如何落实"十三五"规划
李克强会见德国总统高克 李克强会见德国总统高克
委员会领导出席山东威海鲁东办事处揭牌仪式 委员会领导出席山东威海鲁东办事处揭牌仪式
协会领导应邀参加各国驻华使节、商务友人春节招待会 协会领导应邀参加各国驻华使节、商务友人春节招待会
  新闻点击排行
  • 我会领导应邀出席2014世界生态旅游
  • 我会领导拜访美国萨拉索塔市经济发
  • 我会领导应邀参加衡水湖国际马拉松
  • 我会顾问蔡临祥会见美国萨拉索塔市
  • 我会顾问蔡临祥会见美国佛罗里达州
  • 阿曼苏丹国第四十四周年国庆招待会
  • 黎巴嫩国庆招待会
  • 埃及贸易投资环境说明会在埃及驻华
  • 京ICP备:14016089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对外交流协会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东路1号院塔园外交公寓7号楼1单元4层 电话:010-85325716 85323368